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六合开奖生肖记录 >

大厂裁员下的众生相:躺平、搞钱、求稳

发布时间:2022-06-15   浏览次数:

  每次裁员,我都希望名单上有我。 进入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 字节 )3 年的白州向燃财经表示,他确实没有被裁,但却面临着倍增的工作量和更为 内卷 的环境。

  裁员后人少了,每个人承担的工作量也就多了,但工资却不为所动。 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,和担忧会不会有下一轮裁员的焦虑下,白州已经开始脱发, 再熬下去,身体就垮了。

  2021 年 10 月,话题 # 字节承认商业化团队裁员 # 登上微博热搜,字节在回应时表示,裁员信息属实,系公司正常业务调整。随后字节各业务线似乎开启了裁员 赛马 ,11 月,字节大力教育被爆将裁员 2000 人,随后休闲游戏平台 ohayoo 全线优化。年末,字节裁撤人才发展中心团队的消息再次冲上热搜。

  据燃财经不完全统计,2021 年 7 月到 2022 年 5 月中旬,包括腾讯、阿里巴巴、字节跳动、美团、拼多多、快手、百度、京东、网易等在内的十余家企业被爆出裁员消息。其中,# 阿里裁员 #、# 腾讯裁员 #,与 # 京东裁员 # 等话题先后登上微博热搜榜。

  事实上, 红利 逝去的互联网大厂,正采用 开源节流 的传统方式度过寒冬。一方面,被 毕业 的大厂员工 怨声载道 。但另一方面,被外界认为有幸留下的互联网员工同样 艰难 。他们要么被迫内卷,要么不得已选择 躺平 。

  在腾讯云服务 毕业大会 后,司龄 3 年的陈明留了下来。但面对越来越不足的人力,他同样 卷了起来 , 加班是常态。

  身处京东的林晶在身边的同事岌岌可危时获得了升职的机会,但她却选择了跳槽字节。 比起升职,我更看中薪资。 林晶告诉燃财经,为了生活,短期还是会选择留在互联网行业,但是长期在大厂做螺丝钉很难获得成长机会。 等赚够钱,我就去读书深造或者创业。

  与林晶在大厂之间 跳跃 不同,章丰还在犹豫要不要月薪减半进入央企 求 个编制。

  以前是‘卷王’,现在成了‘卷王之王’。 陈明告诉燃财经,去年年底开始,腾讯云业务部因业绩未达预期,在 开源节流 的标准下,不可避免地开始裁员。

  动荡之下,留下的人怀着侥幸的心态。不过,让陈明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刚从惴惴不安中喘了一口气,就迎来了更繁琐的工作量。

  大厂老员工裁员补偿金很多,公司一般不会轻易裁掉我们。但如果绩效考核没达到三星,就很难获得升职加薪的机会。等着我们的就是‘上升无门’、逐渐被淘汰的窘境。 陈明直言,现阶段最大的盼头就是半年后的晋升机会,如果能成功晋级,或者有机会转到其他部门,都将是不错的选择。

  但与陈明还心存希望不同,入职百度 3 年的朱正,在刚刚过去的 4 月,被告知内部晋升失败。Leader 象征性地提了涨薪以示安慰,可 28 岁的朱正,在临近 30 岁的门槛,很清楚这次晋升失败意味着什么。

  裁员以来,朱正所在的部门人员减少了 20%。从月初担心被裁,到留下之后,朱正增加了一倍的工作量。

  不得不周末也加班的朱正,却发现被裁掉的同事拿着 N+1 的赔偿,或游山玩水,或回了老家, 他们的状态看起来很松弛,很享受。

  现在就等着被裁。 随着中概股的暴跌,朱明心知肚明,手里的期权早已指望不上。晋升无望后,朱明过上了每天准时上下班打卡、积极 躺平 的日子。

  除了 Leader 交付的项目,朱明在其余时间保持沉默。朱明计算过,如果被裁,他能拿到一笔不菲的赔偿金,也够他休息一段时间。不过,让朱明哭笑不得的是,他还没等到裁员通知,Leader 就被裁了。

  和朱正一样在失望下开始 躺平 的还有陈静。就职美团 4 年的她,被公司迅速的裁员动作打懵了。 没人搞懂裁员的逻辑,走了很多我觉得肯定不会被裁的人。 陈静表示。

  谁也不能保证下一个被裁的不是自己。 陈静直言,苟着时刻准备着被裁,就是现状。

  林晶入职京东刚刚 1 年,3 月 17 日她收到了部门可能裁员的消息,裁员比例高达 60%。知道自己登上了裁员名单后,林晶在立即申请内部转岗的同时,抓紧时间投递简历,做两手准备。

  申请内部转岗的人很多,有的岗位会明确不招裁员名单上的员工。 最终,林晶成为了大多数人眼中的 幸存者 ,在激烈的竞争中,成功转岗。

  成功转岗的林晶由于在裁员前通过了原部门的晋升答辩,转到新部门后还成功升了职。然而,见证了办公室从拥挤到寥寥数人,看着许多并肩奋斗过的同事都在排队办理离职手续后,林晶并没有多少幸存者的喜悦。

  不过,在裁员浪潮下,幸运拿到字节 40% 涨薪的 offer 后,林晶最终选择了跳槽。林晶直言,选择跳槽的原因很简单,放弃了大厂所谓的理想,一心向 钱 。

  如林晶一样,梦醒的大厂人意识到,互联网不是乌托邦, 搞钱 远比理想来得及为实际。

  朱正便和妻子开始重拾翻译的老本行。他们找了一份海外运营的线上工作,每天下班后,拿出 2-3 个小时翻译文本、梳理需求,有时还会参加线上会议,一个月能有近 1 万元的额外收入。 线上翻译是我大学时做的最多的兼职,没想到工作后会再捡起来。

  王奇已经在上海某头部大厂就职 2 年,在持续的裁员焦虑下,他和 6 位厂友开了一家公司。 如果被辞了,有份工作起码不用担心怎么交社保。 依托这家只存在于线上的公司,王奇他们公司靠着积攒的人脉承接外包项目,现在一个月能有近 10 万元的收入。

  陈静则选择下班后在小区里支一个流动小摊,卖前一晚做好的钵仔糕等小零食,因为用料干净,陈静的东西颇受小区邻居的欢迎,小摊也被她经营的有声有色,一天收入大概在 200-300 元之间。

  我精力有限,每次做得不多,卖个高兴罢了。 陈静表示,等运营好了这批忠实客户,就考虑在小区里开个专卖零食甜点的小铺子, 我现在只想什么工作不用动脑子,就做什么。

  白州告诉燃财经,前几天又听到了还要继续裁员的风声。于是,反复刷新招聘 App 成了他闲时最重要的事情。 只希望能加快面试进度,毕竟手里有 offer,心里才有安全感。

  只是令白州颇为意外的是,济公论坛!有天他一抬头,瞥见组长的手机同样停留在刷新工作机会的页面。

  但在更多 厂友 眼里, 钱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事 ,他们更愿做 稳 的选择。越来越多的大厂人,将国企视为心头 白月光 。

  此前,燃财经在《互联网不稳了,我想去国企》一文中写道,经历互联网大震荡,过去年轻人看不上的国企、事业单位,如今成了他们的心之所向。

  在大厂 光环不再 的今天,国企等体制内环境好、工作稳定等显著优势的吸引力就更加明显。根据国考数据显示,2022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审核通过人数超 183 万,招考岗位 16745 个,招录人数 31242 人,平均竞争比例为 59:1,热门岗位竞争比例高达 20813:1。

  26 岁的雯雯就职于橙心优选,面对公司社区团购业务线的大面积优化,她萌生了去国企的念头,了解到现在不少国企都成立了自己的软件开发中心,待遇也有了提升,她决定认真准备社招笔试,争取在 35 岁前进入国企,不再为未来是否会被裁员而终日惶惶不安。

  服务国企的猎头王芳告诉燃财经,国企俨然已成为大厂人的理想退路,找她推简历的大厂员工一天至少有几十个。 谁都想进国企,‘ 985 硕士’、‘ 3-5 年大厂工作经验‘,都成了一些热门岗位的基本要求。而对于习惯大厂高薪的技术人员,从大厂跳去同样薪资水平较高的国有银行、车企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  然而,尽管环境更稳定的国企成了不少大厂人心中的香饽饽,可面对骤降的薪资,还是会犹豫不决。

  年薪骨折进国企 早已得到了大厂人的默认。 以长春为例,一汽大众的招聘 JD 是 985 本硕计算机专业,年薪超 20 万。一汽红旗、一汽解放的招聘 JD 则为 985 本硕,年薪 14 万。但同岗位的互联网大厂普遍年包薪资在 35 万。 王芳告诉燃财经。

  工资真的太低了。 章丰表示,目前他已经拿到了某央企的 offer,但打对折的薪资和并不能躺平的工作强度,让他很难取舍,唯一令他安慰的是部门的福利和年终奖很多。 这个岗位不少大厂人都在竞争,今年想进国企的人太多,薪资就更不好谈了。

  不过,即使原意接受半薪,国企也并不好进。首先,学历就是第一道门槛。王芳表示,现在不少应届毕业生开始准备考研,一方面是为了躲避今年的艰难就业季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进国企刷学历。

  曾经备战过 2022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的小洁告诉燃财经,之前就职的企业,虽然不是在国内互联网大厂第一梯队,但也绝对算得上是中长或第二梯队的佼佼者,但每天动辄 996 或 007 的工作强度,以及时不时就会传出人员优化的消息,让她每天都很焦虑。 即便是‘上岸’之后薪资减半或少三分之二,我都会义无反顾的‘上岸’。

  以前大家都是从国企跳到互联网大厂,现在又要从大厂跳回去国企,这大概就是‘风水轮流转’? 章丰表示。

  《裁员潮的另一面:不想 卷 了,想被 N+1》,来源:连线 Insight。

  * 文中陈明、朱正、陈静、白州、林晶、章丰、王芳、王奇、雯雯、小洁均为化名。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